新闻中心

    金牌属于中国电竞也属于曾经不被认可的青春

    2020-02-19 05:04:08 来源:澳门百乐门-澳门百乐门手机网站-澳门百乐门官方网站 浏览次数 40

      恭喜LOL中国队!恭喜中国的电竞迷又可以肆意地喊出——

      在今天下午刚结束的2018雅加达亚运会英雄联盟表演项目决赛中,中国队以3-1的总比分战胜韩国队,拿下亚运会电竞的第二枚金牌,首金收于3天前的王者荣耀国际版(AoV)项目。

      对于很多人来说,这次亚运会上的电竞比赛应该是最近几年最最紧张刺激的。

      因为既没有电视直播,也没有视频网站转播,大伙儿只能听(真的是听)各种渠道的“解说”了解战况,交战过程全靠脑补。

      所以这两天有个8年前的谍战剧名很火,数以百万计的电竞迷在线收听由“雅加达之声”推出的亚运会特别节目——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。

      该“电台”的主持人,有解说员雨童、十一,一度被赶出观赛室还想方设法地回去继续广播↓↓

      以及连婚纱照都不拍了、也要赶到现场观战助威的前WE队长,若风↓↓

      他们不畏险阻、游击解说,虽然给1个时区外的我们呈现的,要么是黑屏直播↓↓

      要么是马桶视角(第一次看别人的鼻孔连看4个小时还这么开心)↓↓

      但我们终究还是陪着中国队拿下了冠军,从韩国人手里夺得了金牌!

      这必须要感谢“雅加达之声”,给全村人民带来了希望,也让大家想起了一波青葱过往,仿佛回到了中学上课偷偷看NBA文字直播的年代。

      另一方面,对于“说好的直播突然看不了”这个事情,电竞迷是真的委屈。

      央视买下本届亚运会的国内独播权后,旗下的央视影音APP借着要独家转播电竞比赛的名头,招揽了一波下载。早在那时,许多人就期待着能指着电视机上中国队夺冠的画面跟爸妈说:看,我平时玩的就是这个。

      但央视最后“食言”了,在亚运会开始后,决定不直播电竞比赛,更是禁止其他平台转播,国内观众只能通过科学上网等方式分享胜利的喜悦。

      有网友激动地说,这是中国电竞有史以来最屈辱的三天。

      可事实上,“取消直播”也不是毫无根据的。本届亚运会的电竞比赛尚且属于表演项目,不是正式项目,按照央视的老规矩,一律不直播。

      而且从前段时间雅加达亚运会官方公开的信息来看,央视并未出现在电竞项目的直播平台和媒体机构名单当中。我们无法得知这是否出于节目安排的原因。

      再理中客一点说,央视这个决定也有一定的正确性。

      考虑到我们现在的教育国情,直接或间接鼓励电竞事业是行不通的,熊孩子为了玩游戏盗刷父母银行卡甚至辍学的新闻仍然频发,没有谁能保证未成年人都会以积极正面的心态对待游戏,平衡好虚拟世界和现实生活。

      电竞迷只能安慰自己,姚明都几次前往现场观看LOL比赛了,证明中国电竞还处于在万众瞩目下成长、被主流视线慢慢接受的阶段。

      比赛结束时,有两个相关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,一个是庆祝胜利的#lol亚运会#,另一个是抗议赛事官方搞事情的#uzi 国旗#↓↓

      原因是决赛期间,中国队赢下第一局后,MVP给到了我方的ADC选手Uzi(简自豪),但大屏幕上的国旗给标错了,变成了韩国国旗,网友调侃是“糟了,韩国要把Uzi申遗了”↓↓

      说起这位Uzi,不玩游戏的朋友应该都见过他的表情包。

      有的可能还听说过不少关于他的魔幻传说,包括但不限于“6年无冠uzi,1年6冠简自豪”、“给大家讲个笑话,对面没BAN卡莎”、“我这一个响指下去,地图一半的人都要消失”。

      在这次亚运会决赛前,英雄联盟官微放出了一个纪录片,题为【来自Uzi的一封信:让我告诉你电竞和游戏的区别 伤病是顶级运动员的标签】,Uzi在里面谈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。

      如果你喜欢电竞,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。我叫简自豪,在游戏中的ID是Uzi。Uzi是一款冲锋枪的名字,和我的特点很接近——性格冲动,进攻欲望强烈。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踏上了亚运会电竞赛场的舞台。来之前,Faker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想证明韩国电竞最强。我想说,我们赢过韩国,他们不是不可战胜。能够参加亚运会,我真的很激动,这不仅是对自己的正名,更是中国电竞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代表国家出战。我们从头到脚换上了中国代表团的统一服装,左胸口印上五星红旗,后背上是大写的“China”,我们住进了亚运村,和不同项目的运动员住在同一个地方。我从没想过这些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      他那句“我从没想过这些会发生在自己身上”,朴实得让人心疼。

      在此之前,无论是魔兽争霸3、CS,还是DOTA2、LOL,我们最顶级的电竞选手们捧起奖杯的那一刻,穿的都是俱乐部的队服。

      而这一次,一群年轻人穿上了中国代表团的统一服装,也标志着,中国电竞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代表国家出战。

      后背上是大写的“China”,正面是这样的↓↓

      从图上的最萌身高差看,Uzi已经放弃了垫脚的冲动,小明(Ming)的内心OS则是“不敢动不敢动一丝一毫都不敢动”……

      在那封信中,Uzi讲述了自己“每次普攻之间,都要点四下鼠标”的战斗习惯,也透露了“每次训练赛和比赛都要接受至少半个小时队医治疗”的伤病现状。

      但要说最让国内电竞迷感同身受的,是这么一段——

      电子竞技在中国承载了很多年轻人的梦想,此次能够进入亚运会,我希望能够向怀疑我们、误解我们的人证明,电子竞技也是体育的一部分。我希望能用自己的故事告诉你们电子竞技和游戏的区别,告诉你们简自豪是如何成为Uzi的……

      在中国,就算到了2018年,整个社会对电竞的怀疑和误解还是非常多。

      或许有人问,电子竞技要被主流认同真的那么难吗?

      真的就那么难。走到今天,都是圈内前辈们靠着一腔热血硬生生地扛着压力,付出比其他国家的选手更多的努力,一场场比赛打下来的。

      现在的夺冠场面有多荣光,这个“主流化”的过往就有多艰难,多漫长。

      2000年,《光明日报》一篇名为《电脑游戏 瞄准孩子的“电子”》的报道,一举把当时刚刚在年轻人中风靡的网络游戏打入地狱。

      文中借一位网吧老板的口说出了这样的话:“整天在游戏室里的孩子,只有一个结果,男孩子最后变成抢劫犯、小偷,女孩子最后变成三陪小姐。”

      之后的十多年时间里,官方提及“网络游戏”这个话题时的口径很少有松动,经过几次电竞节目的开播停播、国际赛事夺冠的峰回路转、Sky(李晓峰)成了北京奥运会的火炬手,都没有洗涮干净老一辈人对于“黑网吧”的不良印象。

      主流媒体的批判和社会舆论的压力,让全国对这个造成青少年网瘾的“罪魁祸首”风声鹤唳,再加上变现不易,当时的电子竞技行业一片惨淡。

      2008年,央视播出纪录片《战网魔》,杨永信成为中国家长眼中网瘾少年的救世主,无数父母将孩子送进他的网瘾治疗学院“重新做人”,这是一部令人痛惜的番外篇。

      回到主线,即使在阴暗的夹缝中,被主流社会遗弃的中国电竞还是以惊人的毅力存活了下来、并野蛮生长着,以当时最流行的DOTA2为例。

      玩家们最爱怀念2012年,那是“中国DOTA2的崛起之年,也是世界对抗中国的最初开端”。

      Ti2(第二届DOTA2国际邀请赛)圆梦西雅图,IG第一次将冠军刻上中国战队的名字。

      2014年,Ti4夺冠上新闻,Newbee又一次将冠军不朽盾带回中国。

      2016年,Ti6“护国神翼”,年轻的Wings突破围剿,捍卫了中国DOTA2世界之巅的地位,队员们还因为912万美元的奖金登上了央视新闻。

      6届国际邀请赛,中国队拿了3次冠军。“逢双夺冠”的神线决赛上惜败于欧洲战队OG,屈居亚军。

     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,随着资本青睐、市场爆发、大众关注度急剧提升,电子竞技一跃成为了近几年互联网圈的关键词之一,前景一片光明。国内举办了多次国家级比赛,还把电子竞技放到了大学专业中。

      2016年9月30日,教育部公布了13个增补专业,其中包括“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”,属于教育与体育大类下的体育类。

      2017年4月17日,亚奥理事会宣布,在2022年杭州亚运会时,电子竞技将成为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,与乒乓球、游泳等同等地位。电竞迷奔走相告——

      以后打游戏谁再管我,那就是妨碍我成为运动员为国争光!

      不到半年,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又宣布成立国内首个电竞学院,算是为电竞的“主流化”再助了一把力↓↓

      一些职业选手个人素质偏低、电竞运动员的体育生涯太短、退役后的生存问题,包括专业解说团队的缺失,这些都是隐患。总体来说,这个行业还没形成一个有效的职业竞技机制去运作,离世界顶级还有不小一段距离。

      就最近一年,国内电竞圈还陆陆续续出现了很多令人喷之而后快的事情。

      比如电竞行业里鱼龙混杂的游戏主播,往往在很短的时间里一夜暴富,伴随着越来越多的财富和人气,最容易骄纵轻狂,谁也不放在眼里。

      于是我们看到【前职业选手直播打女友】,警察来的时候他还说等他打完这一把。

      尽管他所属俱乐部很快宣布与其解约,但电竞迷们却感到难过又可悲,称其辜负了一代代电竞人为让这项事业变得更好而做出的努力,让社会上多少好感都付之东流。

      @新鮮生姜酱:真的很难受了,好不容易今年电竞因为进四强,算是挺好的一个环境了,也更多的人关注这个圈子,带着好感。现在因为这些蛆,不了解电竞圈子的想起电竞只能回忆起谁谁谁打女朋友进局子。@晚姜:昨晚上这么一闹,现在大家提起电竞,想到的不是we rng的队员还在热火朝天训练,uzi生病那么严重还在为梦想坚持,他们脑子里全是五五开和笑笑撕逼、有个畜生直播打女朋友。你看,你们什么电子竞技电竞圈,不还是一群不良少年素质地下瞎几把混混吗?

      行业来钱太快,也导致了去年S7总决赛在鸟巢举行时,黄牛党从中作梗,严重破坏电竞迷的购票环境,实际上,从武汉站到上海站的比赛已经是一票难求。

      问他为什么这么贵还要来,他说:“七年了,我大学都毕业工作了,现在工作了哪还像年轻时候有时间玩,一星期打开一次游戏就不错了,这不是这次有机会亲眼看中国队进决赛么,想想就咬咬牙买黄牛了,总要来一次,免费玩了这么多年游戏算是还债了吧,万一真亲眼见证中国队进决赛那这波不亏!”(via.@差评君)

      说句不好听的,电子竞技能走到今天的地步,一方面是有一批年轻人真真实实地热爱着,另一方面,何尝不是因为这个行业仍有巨大的挖金潜力。

      根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《中国电子竞技行业年度综合分析2018》,电子竞技正在迎来“最好的时代”:2017年中国电子竞技市场规模达到908亿人民币。而在Newzoo日前发布的2017全球游戏收入最高企业名单中,腾讯游戏以181.2亿美元的收入位列第一,是第2名的索尼和第3名的苹果之和,吸金能力令人咋舌。(via.中国之声)

      资本带来了中国电竞的春天,但它能操控一切吗?

      就在10天前,30岁“高龄”的职业选手王思聪在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夏季赛上出尽了风头,首秀告捷即宣布退役,留下“出道即巅峰,巅峰即退役,职业生涯胜率100%”的传说,也带走了被对方打野单杀两次的一系列表情包。

      时至今日,中国电竞在本届亚运会上已经拿下了两枚金牌,也在“主流化”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当年为打游戏被老师误解、跟家人争执的孩子们不再年少轻狂,但所有人的心中还保留着一个共识:

      或许会有第二款火到不行的游戏出现,但我已经没有第二个青春可以追了。

      无论是在2005年第一个世界冠军诞生的冬天,还是2018年这个通过“雅加达之声”收听战况的初秋,电竞之于我们,始终是一场年轻人的战役,中国电竞十几年如一日地发出不被主流认可却势不可挡的呐喊——

      中国电竞燃烧着一代又一代人的青春,呐喊还在继续,我们永不言弃。

      “由于在家太无聊,朋友终于吃我安利了!”

      王者归来!RNG小狗深夜直播热度破800万,选完英雄,观众沸腾了

      2月16日19点,峡谷烽烟再燃!三大冠军战队齐聚

      S11总决赛FMVP已预订?PDD直播卖天才打野,15岁打傻小龙堡

      Uzi带病为6年队友双排拉人气,LOL玉米:没退役,也没人要

      PDD爆料自己曾拒绝皇族“天价”合约,Uzi被王校长“退货”